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新疆伊犁刘洪生的博客

绿丫暖春春意浓.......

 
 
 

日志

 
 
关于我

生长在兵团工矿厂铁厂沟。83年,应征入伍。87年--89年又读中专和大专,曾在工矿厂铁厂沟煤矿、宣传科、玻璃厂、生产技术科、党委办公室、电视台、两办室等单位任职。擅长写作、摄影和摄像。

网易考拉推荐

(chinadongde原创)老农公公教我农事知识 利益面前官薪欲壑难填  

2009-03-25 17:53:15|  分类: 精品文章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这是博友【chinadongde】撰写的一篇博文,我读后感触颇深,现推荐给各位博友,希望得到大家的厚爱)

    昨天以为公公说忙,说过两天才过来帮我挖块菜地,没想到,早上我还睡梦的时候,他就提着一大蛇皮袋子,里面装着紧紧的,看得出是婆婆连夜炸的米泡花,薯片,和剥好的花生米敲门了,是老公开的门:“这么早就来了?”

 原来公公比我还性急。学校的小汪以前说给块她料理好地给我的,可是我不想种菜,也没有说要,也没有说不要,正好与公公一起去外面买锄头的时候,遇到了她,于是我向她要,结果公公说,那里阳光不好,我一去看,觉得路不好走,不平坦,于是挑剔地说不要她那块地。

   公公让我带他去看一下可以挖的地方,去了以后,我选择了一块,可公公又否定了我的决定,他告诉我,那上面长的草是一种不容易根除的,那块不好,于是我说:“那你来自己挑吧,你说好就好,我听你的。”

   买锄头的路上,我告诉公公一定要将地挖好后,将菜都种好了再回去,要不,我可不知道种什么,也不知道应该如何种。公公笑了,说那地他只管挖出来,回头让婆婆来种。我有点不理解:“那地要是挖出来了,不种上东西,挖不是白挖了?”

   公公告诉我,不是这样的,那地挖出来后,得烤一下地,为的是将草儿烤死,这样才可以种东西。这是不知道的知识,有道理,原来这里面还有学问。

  买锄头的时候,里面更有学问了。我看到的锄头觉得雪白的看上去漂亮就觉得可以。

  可公公又说我错了,原来我这里的地是黄土地,只能用两颗牙的那种挖锄才能挖得动,而我知道的那种锄头只能当做除草的时候派上用场。公公一说出来,我觉得又有道理。后来也买了一个除草的。

    还要买棍子,公公真了不起,我带他进我校的木匠房,他竟会自己来斗上,原来我在家中看到的只是一个锄头,没想到还要拿刀去削,工具的准备也花去了不少时间。

    真没想到:公公这老农民的农业知识还真不少,我就记录下来告诉和我一样没有种过东西的朋友们吧。

   在公公斗锄头的时候,我回来迅速将这些记录下来,一会儿,我要看公公如何挖地。公公的心还放不下他的牛,一直念叨着,我笑他:“那全世界就你一个人会养牛么?”他居然有理得很,说着一些任何人都没有他那么通晓他养的牛的品性,我其实知道,牛在公公的心中,早就当成家庭一分子了。我告诉公公:“菜种好了,你和婆婆就经常也来这里住嘛,生活花不了多少钱的。”

  可公公说:“一天两天好过,时间长了,你会不爱的。”

  我说:“不会吧?不可能这样啊?”

  公公说:“我说是这样就是这样的。”想想,公公心中是有顾虑,自古以来,两代人好象能平安相处的在周围是不常见。

        一会儿我再来找公公的时候,他已经在他自己挑好的地方开始挖起来,理由是左边地方有足够能说服我的他的经验:上面长的草难清除。我就看着公公做。

公公教我农事知识(chinadongde原创) - chinadongde - chinadongde的博客

图 公公在自己挑好的地方开始挖地

        就在公公挖好差不多一个平方米的时候,学校郑保管的爱人大喊着匆匆忙忙跑过来:“那是哪一个?那里不能挖!”这也不奇怪,她许真的不认识我,但我认识她,只是至今不知道她贵姓,因为她爱人来学校没有几年时间,是专职学校保管员,工作就是专门进出学校比如学生教室使用的扫帚,拖把等等吧。记得当时进来时,有老师背后也议论过,领导专门进这样的专职人员,而且工作不了几年就可以退休在我们这样在当地有着一定名气的百年老校,可见郑老师在教育局的关系,也算来头不小的人了。

      因为当时进他的这位校长,我们称他为校长乙吧。可是一位极尽能事的校长。九六年老公刚来校时,顶了他的重点班的班主任,而他因为在一晚上值班时,头部被同校当年因心脏病晚上突发死亡的在职得力语文老师徐老师的儿子向学生要烟,经他发现后,他进行了制止,没想到徐老师的儿子回家操一把菜刀就过来将他的头部砍了一刀,他也因此被当时的在任校长,我们称他为校长甲吧,一己专断,评为了“全国优秀教师”,这消息要不是报纸上看到,举校均不得知,当时我看到的时候,是另外一位已故的退休老师故意放在老年活动室的桌面上,我亲眼目睹的这则消息。

      当时的校长甲,出了事情了,他来的时候,我记得全家的家当就一辆车子装着,他走的时候除了小车,还有我看到的五大车家件。他走的原因,据说就是因为造了校内一栋老师宿舍,被人举报说是从中贪污不少,还听说过因此而被关进过检察院,为了澄清事情,我记得当时学校里面有人来对笔迹,我也在怀疑之列,当时我没有想到其他的,只记得有人让我签名,后来我才知道是校长甲出事了,这种事情上我不清楚的情况倒因为出了这样一个小小的环节,弄得大家都知道了这个事实,而校长甲来到学校几年时间,老婆的问题解决了,女儿嫁给了市长儿子。后来还听说过一大婔闻,那就是校长甲,居然大胆地在办公室的办公桌上与他的长年相好,做起了那事,而他的当时做办公楼清洁卫生的妻子恰好从门缝中目睹了这一切,于是晚上喝上一大瓶白酒,大闹醉酒自杀,是当时的学校司机连夜送到镇医院去抢救,后来医院的人说出来的。

      后来校长甲的事情不了了之了,那个时候,学校的工会所有成员都闹喧纷纷,说是一定要查帐。可这种情况没有持续多久,据说是乙当时以不查帐为交换条件,经校长甲竭力推荐,他一下子成了校长乙。而校长甲因此而由证据不足被免予了被检察机关起诉的命运,去了市里另外一中学担第一把手去了。

    校长乙一上台,就任人唯亲。首先就是安排了自己的老俵莫名其妙地从一名普通的老师一跃而成为学校副校长,还有平时的亲信一个个走任上马。自己只拿一支笔,大权在握。听老公说,在一次例行的周一全体教职员工的大会上,他居然发起了牢骚:“我,一个当校长的,工资福利却不如一名一线的教师。”不过后来,他不说了,因为他通过自己的努力,其实也就是他自己说了算,他可以享受各种待遇了,比如周末的时候,他可以回市里去,因为他只上五天班,可是一样享受补课津贴费等等。而平时在校园中也难得一见,也许是忙公务去了,我们不得知,不过知道他也有幸出国考察过一次。

   原本他的妻子是我校的一名女老师,在我九六年到这个学校来的时候,我就领教了她的厉害。那时,学校分给我们一套腾出来的平房,她说那房子比她住的那套要好一些,于是她先搬了去,而我们没有选择地住进了她腾出来的房子中。记得当时她老公问我们门上的锁我们要不要,因为是他花钱安上的,如果说我们要,就给钱他,如果不要,他就将锁下了取走,当时老公给了他他买锁的钱。于是锁留给了我们,我们也省了去买锁,再找人安锁的麻烦,这个一直,是让我感动的地方。

   而我们住进去以后,那上面漏雨过几次,但当时的后勤校长安排人重新翻拣了一遍。不过我还是害怕,因为我时常会有一只大老鼠从屋顶上掉下来“呯”的一声,跑了。还有一次屋外的窗户上爬出过一条听隔壁说有三米长的大蛇,当我发现的时候,蛇已打死了。而我面对这些的时候,总是被吓得尖叫,当时还有过决定:“离开老公。”有一次居然去找了校长甲,理由是一定要他帮我公断,让老公与我离婚,这日子没法过。

     这种情况持续到九八年,儿子两岁的时候,一批老师进校长甲经手建设的新房。因为有一次下雨的天,屋顶上的一根木条子掉了下来,当时我和老公正在吃饭,我手中抱着儿子,木条幸运地掉在老公背后不到二厘米的地方,那木条有些粗壮,黑黑的。很难想象如果说砸在老公的背上,是什么样的后果。我当时吓得大腿哆嗦,抱着两岁的儿子就往外跑,跑到操场,正好遇到校长甲,他问我怎么了,如此发抖,我当时说话都哆嗦,只记得我当时回答他,我家的房子要垮掉了。后来后勤校长去看了情况说,那掉下来的只是不是大的横梁,不碍事的,只有大梁断了屋子才会垮。

   可我不这样想,我就是害怕,于是在分给我那房子还没弄好的情况下,第一个就搬了进去,看着当时负责重新装修的校长甲的弟弟等地上铺上瓷砖,墙上涂上仿瓷。那时候就是一个念头,那旧房子不能住了。记得当时学校的规定是不能早早搬进屋,可我是不顾这些的。而当时正好是学校进新房的老师搬家的时间,当时的郑老师的爱人,居然对我说过一件儿子的笑事。那就是,她看到我两岁的儿子拿着夏天铺在床上的垫子往外走,就笑着问他:“志雄,你拿着垫子干什么?”

   两岁的儿子居然很聪明:“我搬家啊。”

   当她告诉我的时候,我知道了,那掉下来的木条让小小的儿子也许也知道了什么,而看到其他老师搬新居,他也有了自己的想法,虽然他才两岁。当时我对着郑师母是笑了,可心底到今天也脱不了,每每想起的时候,感觉辛酸无比。

    又扯了一些往事,闲事。

    再说校长乙,他当了一段时间校长后,就专门请到黄石市教研室的有关人员,来为他老婆一个人进行课目评优。他的爱人花了一百块钱请人做了课件,讲下来后,就是一等奖,因为原本就她一个人讲。这样,拿着一等奖的证书,无人能敌的硬件荣誉,她进了我们市第一学府任职去了,直至今天还在那里。校长乙周末回家或者说平时去市里,难得校内一见,许是去了那里。

   在校长乙继续任职期间,他再一次为学校建树了,那就是造了两栋新房,我也住在其中一套里面,每家集资二万五千块钱。说是三年还清,不过,这个诺言没有兑现。上学期,学校还穷得连续三个月发不出课时来。因为这两套房子,学校帐面上已亏空,没钱了。

  不过有一点,我是知道的。因为校长乙的变相贪污行为,他的弟弟可从中捞了不少。特别是交房的时候,与校长乙乡里乡亲的建筑队说是这两栋房子很不划算,提出学校应该给予补偿,否则就不交出房子的钥匙,于是校长乙大笔一挥,新房招标书上的竞标价一下子就另外提高了八十万元,这消息传到全校老师的耳朵中时,我也深深明白了,“一支笔”是多么厉害,画上几个数字,就是哗啦啦一个老师一生也工作赚不到的那么多的钱。终于明白了权力的重要性,其实权力就是钱,要多少有多少的钱,只要想将它据为自己或自家人所有,只要动动手就搞定了。

        就这样,老师是住进新房了,只是学校教师在住宿条件有所改观的情况下,全校经济也步入了困境。有一次在操场上,有管财务的人故意问校长乙的弟弟,挣了多少,他弟弟不好意思地说,二十万是有的,多的没有。其实我早就听楼上的某师母说了,他的亲戚说校长乙的弟弟光将新房的仿瓷与油漆,从学校0.3元/平方米承包过去,再用0.1元/平方米的价格转包给他,仅此一项就净赚六十多万。这消息许不可靠,但楼房是学校招标,校长乙的弟弟接标,再转包给他们的亲戚们来做倒是真的。房子的质量说不清楚,但室内的各方面,我是不喜欢这房子的,进来后,厨房放不出去水,电线只能重新明走,而居然还有一家屋内线路失了火。大家心里都清楚,但哪一个也没有说什么,只是很多老师都不想在学校呆了,各尽其能地去上面游说,打通关节调离学校,校长乙于是提高了教师的课时津贴,这才勉强过来。

    而校长乙因为进了专职郑保管,学校所有东西的采购全由校长乙的弟弟包揽了,因为校长乙一上台,就将自己的弟弟,弟媳都安排在学校后勤就业,并且特殊地享受着教师级别的待遇,分了一套房子,而目前任职的我校校长,当时是副职的内弟也在后勤,就没有这种厚遇了。背后老师觉得不公的是年年高一一千多套的学生校服,校长乙的弟弟也取得了采购权,而在此之前,每年教师节,全校老师会因此而人人发上一件衬衣或者说鞋子之类,利益从学生校服中来。可是自从校长乙的弟弟获得采购权,宣布定价权后,全校老师从此几年没讨任何好处了。但因为校长乙相比校长甲来说,处事委婉,不怎么得罪人,老师们在心知肚明的情况下,也就没有发生有人举报到检察院这一情况出现,以至于校长甲对前往他家来往的另一老师评定校长乙:“狠,厉害,比我还贪。”

     校长乙是一个面对上级指示唯诺听从的人,所以在校长竞聘制度产生后,他虽然落榜了,但不久就在教育局的安排下去市里的同等高中任了副职,直至前不久,轰动消息传来,他又任上正职了,可见能力不一般,最起码,我知道校长乙是一个会下象棋的人!

      因为郑保管的特殊引进,加之校长乙弟弟们的校内地位荣升,引起我对郑保管的注意,所以知道了他,对他也会多看几眼,而我也同时羡慕地幸遇过几次他的爱人与他一起并排幸福走过,长得也很高挑和漂亮,只是生活中一直保持着敬而远之,互不往来,直至今天幸运说上话,搭上讪,而且是郑夫人自找上门,确切地说,应该是自找上地。

     而我就不同了,和儿子同年龄的十三年的校龄,因为老公长年是工作一线的高三教师,文科教研组的组长,天天忙得除了“三点一线”还是“三点一线”,更何况为人很低调,是个闷头做实事的人,加之我自己也是学校老师笑称的“金屋藏娇”,一个很少出门交际的人,还有我们夫妻十几年以来,没有过一次并排走走的福气和机会,来校没几年的郑保管的爱人不认识我当然是情理之中的事情了。

     从话语中,我明白了郑保管的爱人的意思,公公挖的地方的旁边就是她挖好的“瓜蹲”,而那瓜蹲长大后,会一棵瓜占很大的范围,公公说,他只挖旁边的,她的瓜可以往前面牵藤,不碍事的,可她坚持说那瓜藤会四周牵开的,并说去年她的瓜就吃不完,而且那瓜蹲她也辛苦的下了肥。我问是些什么肥,她说是土豆皮什么的。这种肥料对她来说,来得应该是容易的,因为她被学校安排在食堂工作。并且她提醒我:“学校要栽树的。”意思是我们就别忙乎了,我们不能种,种也是白种。

      我笑了:“你还真拿种菜当一回事儿?你种的瓜吃不完那还种那么多?这里这么宽广,你的瓜总不能全牵满吧。我能种就种,不能种就当做好玩,没什么。我想你和我的想法一样,也不会真当个事,拿种菜来生财,只当是个消遣的。对吧?”
      这下子将她逗笑了:“那是,不过我肥下了。”回头对我公公说:“你老人家说是吧?”

     我乐呵呵地说:“那你就当其中一个瓜蹲是不要了,将肥为我下的吧。我还没有种过东西过,知道了肥。”

     她见我始终只会“无知”地笑嘻嘻,就问我:“你是哪个屋的?”

     听了她的话,我有些为自己悲哀,因为无业,自己竟成了老公的附属了,但我不能明显表示出来,依然乐呵呵地认认真真地回答她:“陈XX家的。”

公公教我农事知识(chinadongde原创) - chinadongde - chinadongde的博客

图   让我的“无知”回答逗乐了的郑保管的爱人两只眼睛笑成了两个小“三角形”

     公公教我农事知识(chinadongde原创) - chinadongde - chinadongde的博客

 图  因为制止而停下继续挖地的公公

      这个时候,公公说:“那算了,我换个地方挖。”移到了他告诉我草不容易死的旁边继续挖,郑保管的爱人继续善意地提醒说:“学校要栽树的。”意思是我们挖也是白挖。

      公公向来是一个很会事的人,自然不会言他,只说了句:“那不要紧,我挖好了,更好栽树,没事的。”我心里想:“你自己种着,其他那么多的老师也种着,又不是我一个人。你还是提醒你自己吧。”但这话是不能说出口的,只是依然笑咪咪的,一副无所谓的态度。

     同时,我也想起了,去年的时候,我的房间下面的那地方,学校的某老师和某家属因为菜地而相争的事情来。因为当时我在午睡,她们的吵闹持续了很长时间,影响了我的睡眠,我笑骂并制止了她们:“要是学校不许种呢?能种就种点,不能种就不种,争什么啊?几大的事呢?吵什么吵啊?吵得我不能休息了,你们再吵,我将自家的垃圾每天就往你们那里扔,管你们是哪一家的,让你们都种不了,看你们还吵不吵?”自此平安无事。

   当时不能理解她们的利益之争,但今天发生在自己身上,算是见识了。

公公教我农事知识(chinadongde原创) - chinadongde - chinadongde的博客

 图 公公回到他认为草难除的地方挖

     郑保管的爱人走后,我挖地的兴趣少了很多,觉得点点利益惹个不愉快,真不划算。对公公借口一句:“挖少点,要不,就种几棵蒜苗算了,我回家做饭去了哈。”就离开了那里,任公公继续中。

     下午,公公告诉我,一个年老的“老人”也跑去提醒他,学校要种树的,他依然回答他,学校要种树,就种吧,他挖好的地方正好地挖松了,更好种。这种提醒不到三十分钟的时间,一拖拉机就拖了几棵手腕大的树苗进了校园,真够神速的!!我一想,这公公提到的“老人”想必就是郑保管了,也只有他能如此神速,因为树的采购是他权限范围内的事情。而学校广播要种树那是三月三号的时候,已过去差不多半个月的时间了,但今天。。。。

      晚上,老公抱着一大堆试卷回来批改,顺便告诉和抱怨我:“现在你让父这大岁数将地挖出来了,你可要去上点肥,要不,也种不出什么来的,我看你是吃多了,什么时候少过你吃的一样,跑去种什么菜!”

     我知道自己并不能告诉他郑夫人一事,多年以来,在老公面前也只报喜不报忧,为的是不能扰乱他的情绪,知道他工作辛苦,哪怕哥哥进医院了,也没有告诉过他一声,毕竟,他肩上的担子够重了,我不能让他分心,离高考不到两个半月的时间了。我得学会自己承受一切。

    于是我敷衍他:“好吧,你放心,我知道的。我会去施肥的。”

   但因为领教了郑夫人的厉害,我心里开始动摇种菜的念头,心想:“看看再说吧,能种就种,不能种就不种算了,为了这点小利益,与人闹下不和与不愉快,不划算。”

  评论这张
 
阅读(454)| 评论(27)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