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新疆伊犁刘洪生的博客

绿丫暖春春意浓.......

 
 
 

日志

 
 
关于我

生长在兵团工矿厂铁厂沟。83年,应征入伍。87年--89年又读中专和大专,曾在工矿厂铁厂沟煤矿、宣传科、玻璃厂、生产技术科、党委办公室、电视台、两办室等单位任职。擅长写作、摄影和摄像。

网易考拉推荐

塞外江南伊犁行  

2010-10-04 18:13:56|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早就对伊犁的美景心驰神往,加上好友的盛情邀请,决定背上背包,去领略下这片土地的魅力。人人尽说江南好,殊不知远在西域大漠深处的新疆伊犁河谷不仅风光美如江南,更在秀丽之中平添了几分大气。

纯净赛里木

塞外江南伊犁行 - 刘洪生 - 新疆伊犁刘洪生的博客

 

塞外江南伊犁行 - 刘洪生 - 新疆伊犁刘洪生的博客

 

塞外江南伊犁行 - 刘洪生 - 新疆伊犁刘洪生的博客

 

塞外江南伊犁行 - 刘洪生 - 新疆伊犁刘洪生的博客

 

塞外江南伊犁行 - 刘洪生 - 新疆伊犁刘洪生的博客

 

塞外江南伊犁行 - 刘洪生 - 新疆伊犁刘洪生的博客

 

塞外江南伊犁行 - 刘洪生 - 新疆伊犁刘洪生的博客

 

塞外江南伊犁行 - 刘洪生 - 新疆伊犁刘洪生的博客

 

汽车行驶在果子沟盘山公路,起伏的山脉上密匝匝覆盖着蓊郁的松树。阳光像一把把利剑插在枝枝叉叉中,仿佛也被染成了绿色。而此刻,感觉汽车就像一叶小舟穿梭在松涛之间,这让有些恐高的我不敢再往车窗外看,于是眯起眼小憩。不知过了多久,同行的好友拍醒我,激动地说:“快看,赛里木湖到了!看!有鱼跳出湖面来了!”

揉揉惺忪的睡眼,车窗外的景色让我也在顷刻间激动起来了。夕阳下,波光粼粼的湖面上一尾尾银色的鱼跃出水面,在半空中划出美丽的弧线。眼前的赛里木湖更像是海,难怪老新疆都称它为“三台海子”。

塞外江南伊犁行 - 刘洪生 - 新疆伊犁刘洪生的博客

 

塞外江南伊犁行 - 刘洪生 - 新疆伊犁刘洪生的博客

 

塞外江南伊犁行 - 刘洪生 - 新疆伊犁刘洪生的博客

 

塞外江南伊犁行 - 刘洪生 - 新疆伊犁刘洪生的博客

 

塞外江南伊犁行 - 刘洪生 - 新疆伊犁刘洪生的博客

 

塞外江南伊犁行 - 刘洪生 - 新疆伊犁刘洪生的博客

 

塞外江南伊犁行 - 刘洪生 - 新疆伊犁刘洪生的博客

 

塞外江南伊犁行 - 刘洪生 - 新疆伊犁刘洪生的博客

 

大巴车停在湖边,我伸伸懒腰,走下车。天边的晚霞被染成了玫瑰色,云层堆叠延续到湖天相接的地方,玫瑰色也层层渐变成为泛着粉红的湖蓝色,云气模糊了地平线。水天相接,天地仿佛连成了一片。走到湖边,蹲下身子捧起一捧水,在炎炎夏日里,这水也清凉的有些刺骨,撩起水洗一把脸,再捧起一捧喝下,浑身上下顿时流动着凉爽,水汽也迎面而来,湿润的空气让人消去了疲惫。

伊犁河谷是新疆唯一一片半湿润地区,是大西洋暖湿气流最后眷顾的地方,赛里木湖也因此被称为“大西洋的最后一滴眼泪”。赛湖还有很多别称,就“赛里木”这个名字,在蒙古语中意为“山脊梁上的湖”;突厥语意为“平安”;而此湖以哈萨克语命名,有“祝福”之意。

关于赛里木湖的来历,有一个美丽而哀伤的传说。很久以前,当地有个美丽的姑娘叫切丹,她和当地小伙子霍德克相恋并定下终身。切丹的美貌让恶霸垂涎,恶霸想要霸占她,却遭到切丹的拒绝。恼羞成怒的恶霸强抢切丹并杀害了霍德克。悲痛欲绝的切丹殉情而死,二人便化作了美丽的赛里木湖。

听完这个故事,走出毡房,太阳早已落下,只剩夕阳的点点余辉和天边泛红的云朵。辽远的天穹上,也已泛起了点点星光,夜色来临,湖水更加宁静了,将故事和阳光都沉淀在水中。

悠然那拉提

车到新源县,那拉提草原就快要到了。一路上,导游介绍了关于那拉提草原命名由来。传说成吉思汗西征时,有一支蒙古军队由天山深处向伊犁进发,时值春日,山中却是风雪弥漫,饥饿和寒冷使这支军队疲乏不堪,不想翻过山岭,眼前却是一片繁花织锦的莽莽草原,泉眼密布,流水淙淙,犹如进入了另一个世界,这时云开日出,夕阳如血,人们不由的大叫“那拉提(有太阳)”,那拉提于是留下了这个地名。

塞外江南伊犁行 - 刘洪生 - 新疆伊犁刘洪生的博客

 

塞外江南伊犁行 - 刘洪生 - 新疆伊犁刘洪生的博客

 

塞外江南伊犁行 - 刘洪生 - 新疆伊犁刘洪生的博客

 

塞外江南伊犁行 - 刘洪生 - 新疆伊犁刘洪生的博客

 

塞外江南伊犁行 - 刘洪生 - 新疆伊犁刘洪生的博客

 

塞外江南伊犁行 - 刘洪生 - 新疆伊犁刘洪生的博客

 

塞外江南伊犁行 - 刘洪生 - 新疆伊犁刘洪生的博客

 

塞外江南伊犁行 - 刘洪生 - 新疆伊犁刘洪生的博客

 

望着车窗外连绵的青山,心里对草原无限期待。虽然身为土生土长的新疆人,但是却因居住在城市,加之多年一直在外地求学,说来也惭愧,一直没有领略过自己故乡美丽的草原风光。

湛蓝的天空中飘着几团柔软的云朵,远处高山起伏,草原像天地间一块无边的毯子一样铺展开来,让人觉得满眼都是绿色的。走近看,草长得很茂密,牧草汁水丰富,各色不知名的野花洒在草间,把这片绿装点的绚丽多彩。导游介绍说,那拉提草原是世界四大草原之一的亚高山草甸植物区,自古以来就是著名的牧场,真是名不虚传。

不远处的松林中,红顶的小木屋零星分布,流水声也从林中传来。循声走去,清凌凌的河水在林间流过。阳光透过松枝将斑驳的光点洒在河面上,像打碎的镜子一般。河水真的是清澈见底,白色的鹅卵石铺在河床上,一直延伸到水中。山水间的草原让我体会了“水草丰茂”这个词的意蕴。

晚上,在毡房外的草地上,我们点起一堆篝火,围坐在一起谈天说地,品尝着牧民家自制的各种乳制品。

夜里的那拉提有些凉,昼夜温差在这高山草原上体现的更明显了。喝着烫嘴的醇香的奶茶,暖意流过。抬眼望着天空,觉得天空像一口锅,盖在大地上,才明白古人为什么会有“天圆地方”的想法,天真的似穹庐一般,笼盖这草原。银色的星星布满了深蓝色的夜空,多得只能用稠密来形容。这,是城里永远也见不到的美景。

大家聊得很投机,随行的朋友拿起吉他弹唱起新疆民歌,虽然歌曲已变成了摇滚版,但是浓浓的乡亲是化不开的,弥漫在字里行间,弥漫在奶茶香里,弥漫在美好的夜色中。

情迷薰衣草

在北纬43°的法国,有一个小镇以盛产薰衣草而闻名,她叫普罗旺斯。在同纬度带的新疆天山北麓,因气候条件和土壤条件与法国同纬地区相似,同样以盛产优质薰衣草而闻名,这里就是山清水秀人美的伊犁河谷。

塞外江南伊犁行 - 刘洪生 - 新疆伊犁刘洪生的博客

 

塞外江南伊犁行 - 刘洪生 - 新疆伊犁刘洪生的博客

 

塞外江南伊犁行 - 刘洪生 - 新疆伊犁刘洪生的博客

 

塞外江南伊犁行 - 刘洪生 - 新疆伊犁刘洪生的博客

 

塞外江南伊犁行 - 刘洪生 - 新疆伊犁刘洪生的博客

 

塞外江南伊犁行 - 刘洪生 - 新疆伊犁刘洪生的博客

 

塞外江南伊犁行 - 刘洪生 - 新疆伊犁刘洪生的博客

 

塞外江南伊犁行 - 刘洪生 - 新疆伊犁刘洪生的博客

 

乘车前往伊犁霍城县三宫乡,一路旅途的劳顿让人略有些吃不消,但当到达目的地时,我几乎是奔下车的。纯净的没有被沾染过的蓝天晴朗的很纯粹清透。不远处的天山北麓山段连绵起伏,像是绿色的屏障一般隐于蓝天之下。路边随意栽种的朵朵金黄色的向日葵如一张张笑脸,散发出阳光般的活力。

在这背景的衬托之下,无垠的薰衣草花海铺展在眼前。宛如棋盘般的花田从脚边一直延伸到远处的山边,田垄像是一道道细线线,将这片紫色分割成条,却又柔和的晕开,像一幅水墨画一般,意境高远,让人回味无穷。

塞外江南伊犁行 - 刘洪生 - 新疆伊犁刘洪生的博客

 

塞外江南伊犁行 - 刘洪生 - 新疆伊犁刘洪生的博客

 

塞外江南伊犁行 - 刘洪生 - 新疆伊犁刘洪生的博客

 

塞外江南伊犁行 - 刘洪生 - 新疆伊犁刘洪生的博客

 

塞外江南伊犁行 - 刘洪生 - 新疆伊犁刘洪生的博客

 

塞外江南伊犁行 - 刘洪生 - 新疆伊犁刘洪生的博客

 

塞外江南伊犁行 - 刘洪生 - 新疆伊犁刘洪生的博客

 

塞外江南伊犁行 - 刘洪生 - 新疆伊犁刘洪生的博客

 

风中蓝紫色的波浪层叠起伏,一阵阵馥郁的芬芳弥漫在方圆数里。这香气很素净,却极具穿透力,仿佛能渗进血液,能渗透灵魂。这一片无尽的花海像是大地上延展的梦境。

走在花田边,像是步入了仙境。这里的一切颜色都是那么纯净,一切都组合的那么恰到好处。近看一株株薰衣草,蓝紫色的小麦穗状的小花上覆盖着星形细毛,花朵缀满花茎;灰绿色细长的叶片托着一株株花。这一片汪洋花海就是这一朵朵小小的花组成的,是一滴滴饱含幽香的紫色水滴吧!

塞外江南伊犁行 - 刘洪生 - 新疆伊犁刘洪生的博客

 

塞外江南伊犁行 - 刘洪生 - 新疆伊犁刘洪生的博客

 

塞外江南伊犁行 - 刘洪生 - 新疆伊犁刘洪生的博客

 

薰衣草的故乡是地中海沿岸、欧洲各地及大洋洲列岛。1963年,三个品种的法国普罗旺斯薰衣草被引进伊犁河谷,在经历了四十多年的岁月变幻和时光流转之后,美丽的天山和清透的天山融雪水让薰衣草流连忘返,远行的她深深植根于次此,默默地延展。

现在伊犁薰衣草种植面积已达两万多亩,同法国普罗旺斯、日本北海道、俄罗斯高加索地区一起成为了世界薰衣草四大产区。而经历了迁徙,引进的薰衣草品种反而更得以优化。如今,新疆的薰衣草品种已列入世界八大知名品种之一。像是出塞的昭君,千里迢迢地来到边塞,深深融在了这片土地上。

田里有几个劳作的农民,收割成熟的薰衣草,田边有零售薰衣草的,一袋袋蓝紫色的小花静静躺在农人的小推车里。在这里,美丽的薰衣草田不仅仅只是用以观光旅游之用,薰衣草更是成了主要经济作物,精油、化妆品、香料等各种薰衣草制品为当地带来了很大的经济效益。

深吸一口气,身心随之舒展开来,好像每一个毛孔都浸入了幽香。闭上眼,我像是变成了一朵小小的蓝紫色的花,融入这片花海,在故乡厚实的土地上默默绽放,散发出清香。作者: 马烨 武强

  评论这张
 
阅读(423)| 评论(25)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