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新疆伊犁刘洪生的博客

绿丫暖春春意浓.......

 
 
 

日志

 
 
关于我

生长在兵团工矿厂铁厂沟。83年,应征入伍。87年--89年又读中专和大专,曾在工矿厂铁厂沟煤矿、宣传科、玻璃厂、生产技术科、党委办公室、电视台、两办室等单位任职。擅长写作、摄影和摄像。

网易考拉推荐

行吟喀纳斯【周磊】  

2011-12-22 11:04:24|  分类: 博友妙笔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引言:对于这些诗人来说,喀纳斯之行不仅是一次地理之旅,更是一次心灵之旅。即使喀纳斯旅行结束了,心灵的旅行仍然不会结束。

 

行吟喀纳斯【周磊】 - 刘洪生 - 新疆伊犁刘洪生的博客

 

白哈巴5号界碑前,所有参与诗会的诗人合影。

行吟喀纳斯【周磊】 - 刘洪生 - 新疆伊犁刘洪生的博客

 

美国诗人徐贞敏在朗诵诗作。

行吟喀纳斯【周磊】 - 刘洪生 - 新疆伊犁刘洪生的博客

 在“新疆女婿”梁晓明眼里,新疆是一个诗人。

  12月10日至16日,“新诗写新疆·喀纳斯诗会”在新疆5A级景区喀纳斯举行。此次诗会由自治区文化厅和喀纳斯景区管委会联合主办,在诗会期间,诗人们体验了喀纳斯冬季冰雪旅游项目,深入图瓦村进行民俗考察,并举办了“诗歌与旅行”研讨会、“喀纳斯之夜”诗歌朗诵会和湖畔篝火晚会。 

  “新诗写新疆”活动于2009年启动,与“新歌唱新疆”活动一起,作为自治区文化厅举办的系列文化项目,旨在打造中国的诗歌品牌和新疆的文化名牌。

  当楚吾尔的音律缓缓吹响,32位诗人或惊诧或痴迷,或震撼或激动,触动着采风团诗人们的心灵深处。宁夏诗人梦也仿佛看到喀纳斯的灵魂,正从楚吾尔的音孔中袅袅升起,将喀纳斯远古的忧伤和快乐撒下;美国诗人徐贞敏,聆听到了喀纳斯的草在快乐地唱歌;年龄最小的90后诗人苏笑嫣是蒙古族女子,第一次听楚吾尔,却仿佛与梦中萦绕的故乡相遇,使她默然,陷入沉思…… 

  杭州诗人莱耳说,喀纳斯是被神祝福的地方;宁夏诗人梦也说,来了喀纳斯才知道,天堂不在天上,在人间;新疆诗人吉尔说,不想走了,想做图瓦人的新娘;北京诗人潇潇说,想在新疆喀纳斯举行一场婚礼,当地特色的马背婚礼;新疆诗人李东海说,冬天的喀纳斯就是一个美丽的处子,是每一个男人都想娶的新娘…… 

  12月19日,最后一位诗人离开新疆,每一位诗人泪流满面的告别场景,在新疆诗人沈苇的脑海里不时闪现。尤其是那位来自美国的汉学家徐贞敏,几乎要哭倒。诗人敏感的心灵一旦与喀纳斯的大美相遇,便毫无反抗之力,只能放任情绪宣泄。 

  “不舍离开,一定再来”是每一位诗人在离开之际重复的一句话。 

  浙江诗人梁晓明将新疆和西藏做了比拟,新疆是人本主义的,新疆的女主人公是可以拥抱的;西藏是神本主义的,西藏的女主人公是只可远观的。 

  沈苇将梁晓明的比拟做了升华,新疆是世俗和神圣融合的地域。正是新疆这样的地域,才是最符合诗人气质的地域,于是,诗人们来了,带着诗歌一起旅行,从空间进入时间,让旅行成为大地的旅行、生活的旅行、狂想的旅行。 

  说起与新疆的缘分,梁晓明声称是毫无防备地做了新疆女婿,从此与新疆建立了丝丝缕缕的联系。 

  在“诗歌与旅行”研讨会上,梁晓明将旅行分为地域旅行和生命旅行,此次喀纳斯之旅,就是生命的旅行,这段旅程将成为今后生活的给养,丰富着今后的诗歌和生活。 

  梁晓明来新疆多次,他眼中的新疆是一个完整的人,确切地说,应该是一个诗人,喜怒哀乐塑造了不同风景:当他愤怒的时候,心情纠结扭曲成火焰山;当要为爱人付出最珍贵的心时,那就是和田玉;当闲暇悠闲时分,那自在的心情就是喀纳斯。 

  来自广东的黄礼孩将喀纳斯旅行称作奇妙的旅行。在来之前,虽然曾幻想过以何种方式进入喀纳斯,但没想到,最终是以自己最热爱的诗歌的形式融入了喀纳斯,成就了这次精神上的狂想旅行。 

  不是所有的旅行都值得抒写,不是所有的旅行都值得记忆。 

  对于这些诗人们来说,喀纳斯之行不仅是一次地理之旅,更是一次心灵之旅。即使喀纳斯旅行结束了,心灵的旅行仍然不会结束。 

  诗人徐贞敏在发言之前先声明,自己说话时经常迷路在自己的语言里,逗得大家都笑了。徐贞敏是美国人,嫁给了江苏人做媳妇,也许徐贞敏的诗歌都是汉英两种文字,所以写诗的过程本身就成为一种迷路的过程。在汉语中迷失,疑惑自己就是一位华人,在英文中迷失,疑惑这是否是自己的母语? 

  徐贞敏的诗歌还是一座桥,架起了两国的文化之桥,诗歌之桥。来到喀纳斯,徐贞敏仿佛进入了童话里的世界。在禾木吃了当地的红心土豆,她仿佛看到土豆在笑;在喀纳斯,当楚吾尔的音律响起,她又仿佛看到小草在唱歌;她在发言的时候,麦克风两次跌落下来,诗人们都说,喀纳斯的麦克风见了她激动得把持不住呢。 

  来自北京的诗人潇潇,第一次在喀纳斯看到雪从天空高处降落,仿佛喀纳斯的灵魂落下来,神圣不可亵渎;第一次看到一种草,草尖像挂着雪花一样,随行的新疆锡伯族诗人阿苏告诉她,这草的名字叫“虚娃草”,于是,潇潇为这草起了个名字“雪娃草”,她认为,在白雪的世界里还能生长的草就是雪的娃娃,而就在这样的感动中,诗歌已经来到心中,这首诗歌的名字就叫“雪娃草”。 

  喀纳斯为潇潇打开了另外一个空间,潇潇的生命和灵魂一起做着深呼吸,为诗歌呼吸,所以,潇潇认为,此次采风是生命的旅行,也是灵魂的旅行,从此,“喀纳斯”这三个字将成为记忆中最温暖的词语。 

  杭州女诗人胡澄在喀纳斯不仅看到惊叹的风景,而且感觉到喀纳斯人心情充分的舒展,这是生活状态好的表现,就像茶叶,在热水的滋润下,充分的舒展开来,于是,胡澄将冬天的喀纳斯形容成一位熟睡的少女,肌肤白皙,针叶林是她浓密的睫毛。 

  新疆诗人沈苇认为,诗歌和旅行是不可分割的,在旅行的路上,玄奘、马克·波罗,甚至骑士文学、流浪汉文学,还有中国古代的流放途中的诗歌,有多少好的诗歌都写在旅行的路上。

  特写

    朝着零下二十度,出发

  “是时候了,我必须出发了,是不可能的季节,去一个不可能的地方,在冬天,朝着喀纳斯,朝着零下二十度,出发。”12月12日,从布尔津进入喀纳斯的路上,在摇摇晃晃的车上,诗人李元胜在电脑上打出了此行的第一首长诗《在冬天,我为什么要去喀纳斯》。 

  摇晃中短暂的清醒,窗外是动人的风景,李元胜心中则盛满惊人的诗句。“那里有一朵最不起眼的雪花,等着我去融化,那里最甜的果实,在等着一颗最苦的果核,那里的白桦树,陈年冰冷的伤口,等着我写下炽热的名字。”李元胜憧憬着喀纳斯,仿佛梦中的雪花一般,此时,“童话顶着白雪,诗句结满雾凇”。 

  新疆唤醒了李元胜心中带音乐的诗歌,这是他多年未碰过的歌谣体诗歌,此时,他急切地向往着喀纳斯,心跳就是摇滚,手指下敲出的字排列成摇滚式的歌谣体。“如果我会音乐,我可以抱着吉他唱这首诗。”李元胜在兴奋状态写完诗歌,却在默诵的时候,遗憾自己不会音乐。 

  说起此次来新疆,李元胜竟然有一丝腼腆,“因为没有在冬天来过,惧怕新疆冬季的冷,然而沈苇一句很平实的话感动了我,他说‘许多人常年生活在那个温度里’,于是,我想了很久,下定决心,做一个勇敢的南方人,走进零下温度的新疆去。” 

  在将要离开喀纳斯的时候,李元胜已经收获了想要收获的东西,之前来新疆,从没有走近过雪山,也没有因雪山得到启示,而此次真正走近雪山,甚至走进雪山,李元胜写道:“清晨,仰着脸走向阳光下的雪山,复杂的我,必须单纯又固执,我必须说出来:是时候了,这一次,不能再低头走过,喀纳斯,我得领走属于自己的东西”。(文图:周磊)

  评论这张
 
阅读(315)| 评论(2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