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新疆伊犁刘洪生的博客

绿丫暖春春意浓.......

 
 
 

日志

 
 
关于我

生长在兵团工矿厂铁厂沟。83年,应征入伍。87年--89年又读中专和大专,曾在工矿厂铁厂沟煤矿、宣传科、玻璃厂、生产技术科、党委办公室、电视台、两办室等单位任职。擅长写作、摄影和摄像。

网易考拉推荐

我还记得工矿厂  

2011-06-28 09:58:20|  分类: 有关伊犁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我还记得工矿厂 - 刘洪生 - 新疆伊犁刘洪生的博客

我还记得工矿厂 - 刘洪生 - 新疆伊犁刘洪生的博客

 

        这是中国人民解放军新疆军区生产建设兵团农四师工矿厂子校初中三年级的同学和部分老师于1972年在新疆伊犁清水河农场收割“一百号”劳动后的合影照片。这是一张珍贵的难得的集体合影照片,从中折射出这批同学在艰苦的环境中边学习,边劳动的成长过程。照片第二排左一是陈伟立老师,左二是谭建国,左四是魏永华,左五是刘卫,左六是吴金玉,左七是名南云,左八是王前顺,左九是秦继福,左十是方先明;第三排左一是赵润才老师,左三是侯晓敏,左四是申庆芳,左五是邱秀云,左六是曹秀梅,左七是马芬兰,左八是赵敏,左九是何桂兰,左十是孙俊玲,左十一是杨五一,左十二是丁春生指导员;第四排左六是班长俞纯亮,左七是许聚勇,左八是方国华,左一是付世平,左三是赵建国,左四是赵天旭,左五是缪顺义,右二是左孟渝;第一排左一是胡素敏,左二是刘秀阁,左三是徐阁铭,左四是李素梅,左五是辛月芳,左六是孔玉珍,左七是任新兰,左八是赵建平,左九是熊光莉。

我记得有这样一个地方,那里的山,那里的沟,那里的水,那里的冰,那里的雪,那里的人...都让我难忘。它就是——新疆伊犁铁山沟工矿厂。它当时的正规名称是----中国人民解放军新疆建设兵团农四师工矿厂。

它虽然给我留下了并不美好的少年时代的印象,但是在那个政治运动频发、思想极左、经济社会发展滞后、许多人遭受偏见冷眼甚至被残酷迫害的文化大革命运动的大环境下,我还是体验到了困中有乐,苦中有甜,冷中有暖的感觉,学会了许多让人无法想象的技巧。这些技巧是:挑水、炸冰、打馕饼、做抓饭、制做猫耳朵、养鸡、养狗、养兔子、养鸽子、挖菜窖、砌炉子、骑毛驴、赶牛车、挤牛奶、斗鸡、斗狗、扣麻雀、拔兔子草、玩羊骨头、玩弹弓枪、玩香烟纸、打沙包,还学会了骑自行车、吹口琴、滑冰、滑雪、打排球、打乒乓球、打篮球、踢毽子;更可笑的是,还学会了与维族商人买水果、鸡蛋时用维语讨价还价,买瓜子、杏子、葡萄、苹果、酸奶子疙瘩时先尝后买,看电影看文艺演出提前占座位的不良习惯……。

那时在我家倍受歧视的情况下,仍有一群孩子成为我的好朋友、好同学。他们的名字是郑渡寒、俞纯亮、仇万强、徐穗明、徐小熊、冉任全、金含瑞、晏戈、陈福新、方先明、孔玉珍、赵敏、徐阁铭、左孟渝、申庆芳、侯燕燕、侯燕宁、候燕莉、赵巧丽、赵莉莉、王忠、贾成明、孙俊玲、邱秀云、李素梅、何桂兰、杨五一、贺新华、赵天旭、付世平、仇万强、刘卫、赵建平、赵建国、胡素敏、谭建国、吴金玉、辛月芳、魏永华、任新兰、熊光莉、王前顺、金含瑞、缪顺义……。

当时这些同学、朋友的表现都非常出色,俞纯亮的组织能力、学习能力很强,邱秀云、孔玉珍、仇万强的学习成绩最好,左孟渝的钢笔字、绘画、拉二胡、玩羊骨头、打乒乓球,赵天旭的幽默笑话、篮排球水平,陈福新的滑冰技巧等都很优秀......。

那时我常去的地方是厂部商店、露天电影院、俱乐部、大食堂、自来水房、篮球场、邮电局、地磅房、托儿所、养猪场、汽车队、卫生所等主要场所,熟悉开车司机盘成林,熟悉放电影的阿姨张佩兰,熟悉木匠刘洪斌,熟悉名医徐汉,熟悉乒乓球高手韩三宝,熟悉南台子的数学教师游立生,熟悉我家的邻居陈明老师一家、赵敏一家、侯燕燕一家、赵巧丽一家、刘玲丽一家,还熟悉徐穗明一家、俞纯亮一家、刘志刚一家、郑渡寒一家、晏戈一家、孔玉珍一家、王晓鸽一家、刘燕一家、谢松一家、贾成明一家,熟悉我的老师陈伟立、陆亞娟、赵潤才、王大个、王瑞云、龚子才.....。

我还记得,我的班主任王瑞云老师待学生像妈妈一样慈祥和富有爱心,数学老师陈伟立多才多艺、弹扬琴、拉手风琴、吹口琴、教识谱唱歌、编排指挥大合唱、照相、冲洗照片、制作幻灯片、制作计算尺、打排球、打篮球等都是高手,陆亞娟、赵润才老师讲语文课非常生动有味让人感触很深,龚子才老师编导的藏族舞蹈洗衣歌同学们都爱看,王大个老师是被公认的排球的大力发球和大力扣球的高手,游立生老师的乒乓球推挡技术又快又准......。

当然那里也有让人伤心落泪的事,不少人在文革中被迫害,徐政委的小儿子被摔死而徐政委本人也被逼死,我父亲被强迫喂猪下井挖煤有几次差点遇难,我的朋友的父亲被残酷迫害而死......。

时间一晃几十年过去了,工矿厂的名字早已更改,我所熟悉的老人所乘无几,尤其那里的社会经济发展仍有较大差距,还不能与新疆发展好的地方相比,这让我感到遗憾。

正因为有工矿厂这段经历、这段往事,才会让我变得成熟,变得坚强。我不会忘记少年时代我与同学、朋友一起背起书包上学校、一起围着火炉取暖、一起排队打饭、一起破冰扫雪、一起爬山去火龙洞、一起去清水河农场收割一百号、一起去红旗农场摘苹果、一起看让人流泪的买花姑娘电影……这许许多多难得的珍贵的友情,不会忘记老师们对我的苦心教诲。

我还记得工矿厂,记得那里曾经养育过我,记得那里发生的许多人和事。我愿那里发展的更快,那里的人民生活的更美好。

  评论这张
 
阅读(1013)| 评论(26)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